结缘古琴 拜师学艺

  近日,记者来到张浩的斫琴工作室,位于小窑村一处僻静的院落里,院子里摆放着木制茶台、琴台,还有假山和绿色种植区,处处散发着古典雅致。走进一间刻着“善斫”牌匾的屋子,只见一个匠人正在打磨一块长方形的木头,他就是斫琴师——张浩。

842262.jpg

  谈到他与古琴的结缘,张浩告诉记者,他很清晰地记得,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,他坐在电视机前突然听到古琴的声音,那种独特的曲调顿时让他着迷,他才知道那张古琴是师旷式古琴(师旷是山西人,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个盲人乐师)。原来山西是古琴的发源地之一,这样的历史渊源更加坚定了他学琴、斫琴的想法,他想拥有一张属于自己的琴并弹奏出美妙的声音。

  琴界素有“善弹者善斫”之称,意为传统琴师在琴艺修养中斫琴是必修课程之一。张浩在学琴数载之后,又开始了漫长的斫琴之路。“我最早拜的是北京的苗元老师学习斫琴,那时经常北京太原两地跑,其间拜访了很多斫琴大师,学到了很多古琴的制作方法,那几年对我来说,受益颇深。”

  张浩还记得人生中斫制的第一张古琴,是在2013年。这一张师旷式古琴足足做了三年之久,当弹奏第一根弦的时候,眼泪差点夺眶而出。“还是很激动,虽然音色跟理想的还有差别,但在经历过三年的煎熬和将近200多道工序的制作之后,这样一把心血之作呈现在眼前,内心依旧无比激动。”张浩说。

 

 

斫琴斫心 传播文化

  张浩介绍,古琴的传统制作技艺极其复杂,根据工艺流程,分十几个步骤,斫一张琴需择材、制图、造型、槽腹、合琴、试音、裹布、刮灰、打磨、上漆、上徽、擦漆、上弦等200多道工序,至少要历经两年才能完成。张浩沿用的是唐代流传至今的古法,在他看来,斫琴的过程也是斫心。

842261.jpg

  张浩说:“斫琴是个慢功夫,首先是选材,木材必须是从南方运来的百年老木,然后还需要放置一年之久,使其水分充分释放,这样才能保证材质,保证琴音的质量。制作的每一道工序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,光刮灰就需要半年时间,上漆也需要两到3个月,每天只能刷一道。每一道工序都不能马虎……”。

  从上世纪的寥寥无几,到如今百万人学习古琴,作为古代文人四艺——“琴棋书画”之首的古琴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青睐的乐器。目前,张浩经常在太原的各个小学进行古琴义务教学,希望借此推广、传播古琴文化,让更多青少年了解古琴,成为古琴的传承人。

 

 

古琴相伴 传承技艺

  让张浩感到欣慰的是,他现在有了4个徒弟,大徒弟是1992年出生的武文奕,刚学了一年,对斫琴的技艺已经比较了解了。

842260.jpg

  武文奕告诉记者:“对于我这样半路出家的门外汉来说,斫琴难度可想而知。原本执笔抚卷的手突然来使用各种工具,还是略显笨拙。经过张老师的细心指导,尤其是经过自己的努力,两块木板逐渐成为琴坯子的时候,成就感油然而生。”武文奕想和张老师一起将这个传统工艺和文化承接下来。

  在张浩看来,古琴不单单是一件器物,更是一个伴侣。“我可能后半辈子都离不开它了。”

  张浩说,斫琴对他来说不是职业,而是生活的一部分,是一种灵魂的触碰,也是一种修行。他要将自己喜欢的事做得更有价值,把琴斫好、斫精的同时,他还打算推广山西斫琴文化。如今,他正筹备成立山西斫琴文化研究院,把这样的技艺传承下去。

 

山西新闻网综合)

 



本期责编

 

mxy

彼岸花开

  从TA们不同的人生中感受大爱、收获感动,等你们来扫我,共同传递正能量。

ewm

扫码加关注,聊聊山西人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