锅台边搞文艺创作 成七部长篇小说的作者

  1962年初中毕业后,宋玉秀一边坚持田间生产、家务劳动,一边进行文学创作

  婚后,她生有一子二女,因为是独女,娘家父母也由她供养,上有四老,下有三小,年轻的宋玉秀不得不整天围着田间、锅台转。

  繁重的劳动没有磨灭宋玉秀的写作梦。刚开始,她写的小说发出去后,便似泥牛入海,杳无音信。村里人便说起了风凉话,有人说她是关公面前耍大刀,自不量力;有人说她吃饱了撑得,没事干。宋玉秀从不轻言放弃,默默地写着,也不辩解。

  说起写小说,宋玉秀说,她总是被书中故事吸引着,看的愈多,表达欲望就愈强烈。“那时候家里孩子多,地里活也多,但只要闲下来就会看书,做饭烧火时构思,地头休息时写作。”

  经过20年坚持不懈的努力,她的处女作短篇小说《三女拜寿》于1981年发表,《苦酒》《王老大的新房》等一批短篇小说也接连发表。“发了短篇,我就开始琢磨长篇,没想到一发而不可收。”宋玉秀回忆当年写作的情形,像是在说昨天的事。“圆珠笔用了一箩筐,手稿摞起来有半米高。”

  1990年,她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《奶头山下风云录》,接着《劫情》《涑水源》《追梦女人》等相继出版。前前后后发表出版的文字有200多万字。

 

牵头成立合作社 积累创作素材

  靠着不服输的劲头,宋玉秀在文学创作领域小有成就,引起轰动。但她并没有固步自封,停止不前。

  宋玉秀的家乡绛县气候和土地很适合山楂生长,因此,当地的山楂品质好,产量高,成为全国七大山楂生产基地之一。当时全县种植山楂共有10万多亩,产量也在不断增长,县里虽有几家山楂加工企业,但能力有限,采摘的山楂难以全部消化。这样,一到收获季节,老百姓的山楂卖不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烂掉。有的干脆不再采摘,任由自生自灭。偶尔外地过来几个客商,人们你争我夺,好山楂也卖不上好价钱。“卖山楂难”成为果农挠头的事。

  2006年,宋玉秀从媒体上捕捉到发展专业合作社的政策和信息,她便琢磨,如果把大家组织起来,统一销售,一方面果农自己不再打内战,另一方面也堵塞了客商克扣的漏洞,同时,也为客商收山楂打开了绿色通道,他们再不用为此东跑西颠,岂不是一举几得的好事?

  说干就干。宋玉秀决意牵头成立专业合作社。当时,绛县尚没有这一组织,这一提议立刻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。但宋玉秀没有退缩,她和本村的刘玉国、王有顺等5户农民联合,成立起玉秀山楂专业合作社。合作社一成立,立刻显出了它的勃勃生机。社内这几家都有山楂园,你几亩,他几亩,三下五除二凑了一车货,很快就卖掉了。村里人说:嗨,想不到这几个老家伙的招还管用,咱也得学着点!

 

要把小说拍成电视剧 “我的事业才刚刚开始”

  接地气的生活,让她对社会有了深刻的认识,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女性对世界的独特理解,使其作品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和纯正的乡土味道,她的小说一经发表,便受到报社、读者的大加赞赏

  说起农村,宋玉秀说:“我对农村有着深沉而又复杂的情感。打小生活在农村,广阔的田地是我的素材库,热闹的村庄是我的灵感源,村西的人,村东的事,糅在一起,便是一个鲜活的故事,我只不过是一个记录者。中国改革开放后,在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,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农村题材是一座创作的富矿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”

  据她讲,小说《涑水源》,就是她在带头创办山楂专业合作社,带领138户乡邻致富的过程中,积累了丰富的素材后创作出来的。

  “我最大的愿望是把小说拍成电视剧。”宋玉秀说,“现在看书的人越来越少,把我的小说拍成电视剧,让更多的人了解那段岁月。”满头银发的宋玉秀对晚年生活很是憧憬:“两个女儿出嫁了,儿子照顾合作社,我的事业才刚刚开始。”

 

 

 

山西新闻网综合)

 



本期责编

 

mxy

彼岸花开

  从TA们不同的人生中感受大爱、收获感动,等你们来扫我,共同传递正能量。

ewm

扫码加关注,聊聊山西人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