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网红”之路从罚写开始

  吉学峰的“网红”之路,始于一次普通的执勤。2月17日,吉学峰在日常执勤中发现一名骑电动车闯红灯的市民。在与执勤交警一起对闯红灯者的行为进行批评教育后,他照常拿出一个小本和一支笔,让市民写下一页纸的“红灯停,绿灯行”,作为“处罚”。这种“奇葩”的方式,因其能让人立刻想起小学老师罚抄写的场景,迅速传遍网络。


  2月20日,记者在临汾平阳南街和五一路的交叉口见到了执勤中的吉学峰。他告诉记者,抄写是为了让闯灯者将交通法规印在心里。2001年开始上路执勤的吉学峰,先后在临汾东关小十字街、临汾师大、五一路等路段执勤。为了规范交通秩序,应对市民频繁闯红灯的情况,他用过举黄旗、写检查、看警示片等多种方式,但都没什么效果。


  “比如写检查,不少市民宁可被罚钱也不愿意写,难写,面子上也过不去。后来我想,既然是写,不如把检查改成‘红灯停,绿灯行’,一个简单的道理,多写几遍就记在心里了!”


  2002年开始,临汾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位让闯灯者“写字”的协警。十几年间,写满字的本子拿十几个大塑料袋都装不下,这些本子不少都是被“罚”过的市民贡献出来的。


  对于网络所说的“罚写100遍”,吉学峰说并没有那么多,“无论字大字小,写满一页纸就行”,目的在于教育,并不是真的“罚写”。“但凡写过字的,再也没有闯过红灯”。吉学峰的一位朋友告诉记者。

 

十万人次写了“红灯停,绿灯行”

  据了解,对行人或非机动车驾驶人闯红灯实行罚写的做法,吉学峰已经坚持了十几年。“我没有仔细统计过,一天当中至少有20个人被罚。十几年来至少有超过10万人次写过这6个字。”吉学峰说,他将这些年写过的本子都保留了下来,已经装满了好几个大塑料袋。记者观察到,在临汾市区其他路口,行人不走人行便道、非机动车闯红灯、违反规定载人等现象屡见不鲜,而在吉学峰执勤的路口,道路上的行人、车辆大多很守秩序。

 

被罚者普遍支持甚至敬佩

  吉学峰说,百分之八九十的被罚者都理解和支持他的做法,有的被罚者无偿提供纸和笔的举动就是证明。“我被罚过两次,刚开始还很不服气,后来我也想通了,觉得人家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,现在挺敬佩他的。”市民牛先生对吉学峰竖起了大拇指。


  也有市民对吉学峰的做法很不赞同。20日下午,记者看到,有一位骑电动车的女子因为闯红灯被吉学峰拦下。该女子不但拒绝去罚写,而且破口大骂。但在吉学峰说服教育下,女子最终心平气和地接受了罚写。“这都不算什么!曾经有一名违章的男子被我拦下后,二话不说先打了我一拳。去年12月份,我为了拦住一个闯红灯的男子,另一名骑电动车的女子直接将我撞翻在地,对讲机、执法记录仪都摔了,我的胳膊擦破很大一块皮,现在软组织损伤还没好。”吉学峰说,即便是这种简单的“罚写”,执行起来也很有难度,“电动车还好说,拔了钥匙就走不了了,而自行车和行人,最难管理,拦也拦不住!

 

“特殊处罚”引发争议

   吉学峰的对闯红灯的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实行罚写“红灯停 绿灯行”的做法,在网上持续发酵,引起了巨大争议。


   腾讯网友@随风说:“只要社会效果好,就该鼓励。”@老有人艾特我说:“惩罚不痛不痒,会流于形式。”新浪微博网友@黄新峰Milo在留言中说:“要依法行使权力,法律不是随随便便儿戏一样,执法者想怎样处罚就怎样处罚。出发点是好的,但不能这样滥用职权……”新浪网友@法疆留痕留言:“行政处罚必须依法,现在各地交警各种花样都是违法行为。”


   记者通过浏览网民留言发现,观点基本分三类,一类是支持吉学峰,认为行人和非机动车乱闯红灯是交通管理“老大难”,这种方式值得点赞,应该广泛推广。一类认为,“罚写”违背了现代交通管理法治化的追求,吉学峰的做法“太随意”,当地不仅应该及时制止,而且应该统一教育方式和尺度。还有一类认为,吉学峰的出发点是好的,也可能产生了积极的效果,比简单罚款更有教育作用,但还是应该在法律条文下依法处罚。

 

交警大队:没有“紧急叫停”

   临汾公安交警支队南城大队教导员石秀河对此事进行了回应:根据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第八十九条规定,行人、乘车人、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、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,处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;非机动车驾驶人拒绝接受罚款处罚的,可以扣留其非机动车。但是这条法规中,没有明确规定对闯红灯等非机动车违章者交警应该怎样做。吉学峰是个很负责任的协警,但他的行为不是单位要求他做的,也不能简单称之为“违法”,因为法律没有规定批评教育的具体方法是什么。交警处罚不是目的,教育才是目的。


   石秀河表示,吉学峰是出于说服教育的出发点,为了老百姓的生命安全,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,他个人采取了这种办法,并不是临汾公安交警支队南城大队民警经常使用的方法。吉学峰对工作负责,但大队不会发扬鼓励,也不会贬低,不会批评他这种方法不正确。石秀河说:“正式民警具有处罚、开具法律文书、采取强制措施等执法权,协警虽然没有执法权,但可以协助正式民警工作,具有说服教育、警告违章者的权利。作为吉学峰的主管部门,我们并没像网上传说的‘紧急叫停’,只是提醒吉学峰注意工作的方式、方法,目的还是为了老百姓的安全考虑。网上引起了争议,但我看了网上很多评论,大部分网友都是支持这个工作方法的。”

 

不想做“网红”只是普通人

  成为“网红”,吉学峰是有压力的。毕竟在他看来是一件对的事,在网上却有很多不同的声音。


  网络的质疑主要来自于“罚抄100遍”是否合法。山西丹青律师事务所葛福资律师告诉记者,相关法律规定,协警可以在交警带领下对违法者进行批评教育,但对违法者提出抄写的要求,却并非法律认可的处罚方式。


  尽管在律师看来“做法欠妥”,但抄写这种形式却比举小黄旗、写检查等更能被临汾市民所认可


  当天的采访中,几名闯红灯的市民在接受交警批评教育后,被告知需要写“红灯停,绿灯行”。虽然起初有点不理解,但经过交警的解释,大家还是拿起了笔。“我觉得这种方式挺好,能加深印象,让我们时刻牢记安全第一!”一位闯红灯者对记者说。


  无论写字是否被官方认可,吉学峰始终坚持着。采访中,他反复对记者说:“我只是个普通人,一个普通的协警”。而他在执勤中的那股执拗劲儿,脸颊上日晒风吹留下的“高原红”,以及警帽下露出的一缕白发,却仿佛在告诉别人,十几年坚持守在这个岗位上的他,其实并不普通。

 

山西新闻网综合)

 

 

 



本期责编

 

mxy

彼岸花开

  从TA们不同的人生中感受大爱、收获感动,等你们来扫我,共同传递正能量。

ewm

扫码加关注,聊聊山西人~~~